第156章 素雪荒山奇异庄(六)

    明晨一早,沈念卿听得屋外有人低声大叫:“沈少侠!彼姹鹗鞘┪降纳,当即走上去开了大门,眼见漫天大雪飘扬不止,竟是下了一日一夜。施为山凝眉道:“我看这大雪今日是止不住了。昨夜可有甚么异动?”

    沈念卿想起昨夜之事,实在难以启齿,摇头道:“并没有甚么情况,想必咱们误会那位赢公子了!笔┪降阃返溃骸罢獯笱┤圆豢现,咱们只能再逗留一日,明天看看情况再论!

    两人穿过亭廊,走到内厅前,正巧撞上春凝。她望见沈念卿,霎时红飞满面,低头施礼,道:“沈公子,施长老!鄙蚰钋涞溃骸按耗媚,你家公子现在何处?我有要事相说!贝耗溃骸肮右辉绯鋈ゴ蛄粤,须得傍晚回来!

    沈念卿奇道:“你家公子喜好打猎么?这荒山大雪的天气,有甚么猎物可打?”春凝摇头道:“我也不知,也不敢多问!鄙蚰钋涞懔说阃,知她并没有说假话。又听她细声道:“沈公子,你的外衫给公子拿去了,他说晚上亲手还给你!彼低暾饣,转身匆匆去了。

    沈念卿神色大异,瞥见施为山转眼望向他处,心中稍且安定。两人又一齐走到大门口,吱呀推开,便即望见昨日那两个奴仆仍在清扫,所扫之处异常干净,两边积雪高高堆起,足有一尺来高。

    那两个奴仆望他二人一眼,各自转过身去,并不讲话。

    施为山笑道:“这位赢公子着实厉害,竟令得两位武林好手甘心受他驱使!鄙蚰钋湫哪钜欢,低声道:“施长老,你说这二位奴仆,是否知晓赢公子真实身份?”施为山沉吟半响,说道:“理应知晓,否则岂会心甘情愿来做奴仆!毙南胝馕挥硬唤龃Υι衩,手段更是通天。又道:“只怕咱们问了,他二人也决不会吐露半句!

    沈念卿凝望二人背影,道:“成与不成,总该试上一试!彼呱锨叭,抱拳道:“二位英雄好汉,我有一事相问!弊笫啄侨私阆禄┮换,露出一条干净划痕,说道:“二位乃是公子的贵客,有话但将无妨!备派ㄖ阃颐嬉黄,又划了一道。他言语中极是客气,却不曾转眼瞧他。

    沈念卿道:“这位好汉,不知尊姓大名!蹦桥偷溃骸拔医信,他唤作奴二!庇稚ㄈチ说孛嬉黄。沈念卿又道:“那你家公子尊姓大名?”那奴仆忽然顿住身子,停了下来,冷冷瞧着他道:“公子早有吩咐,你二位若想知晓他的大名,须得亲口问公子。我二人身为下人,岂敢违逆主人吩咐!

    沈念卿微是一愕,心想那位赢公子早有料到,他时而真诚袒露,时而故布迷踪,果真使人琢磨不透。他见两位奴仆仍是自顾清扫,再不愿讲话,只好转身离去,与施为山进了大门。

    这时早有丫鬟备好饭菜,请他二人仍在昨日侧厅用食。沈施二人瞧着满桌佳肴,都无心动用,各自心思不平。

    施为山仍在长门处侧耳听了一回,走回来坐下,蹙眉道:“沈少侠,施某生平行走江湖,也遇到过许多离奇之事,可没有一件比得过这回!彼底乓×艘⊥,道:“若是掌钵龙头在此处,必定能瞧得出一些蹊跷!鄙蚰钋湫南胱约涸睦蛔,难免许多大事梳理不通,可施长老如此人物,竟也没半点头绪么?想到此处,定了定神,说道:“施长老,不如咱们就此告辞,继续赶路罢!

    施为山摇了摇头,道:“雪势虽大,凭你我二人倒也不惧。只是这宝庄诸多离奇之处,须得弄明白不可!鄙蚰钋淦娴溃骸罢獠⒉桓上滴叶税,须明白甚么?”施为山立起身来,负手走了两步,似在思索,过了半响,沉吟道:“沈少侠,你我各有武功,二人又专挑僻静之道兼程赶路,可说决不至外人通晓。怕只怕咱们二人一时大意,已被人盯上了,只是这其中蹊跷之处,似明非明,似通又不通,所以我才将计就计,留了下来!

    沈念卿啊了一声,想起与赢公子一番相遇,本就蹊跷得很,但细细一想,又觉合情合理,并没有甚么不对劲。说道:“施长老,是咱们二人寻到这宝庄的,可没有逼迫咱们!笔┪阶砝,笑道:“那是自然。这位赢公子行为举止,皆是故布迷阵,教咱们越想越糊涂,到时反而更加糟糕。不如咱们静观其变,看看他到底要捣甚么鬼!

    沈念卿拍掌道:“好,咱们就这样办,看他究有甚么预谋!笔┪叫Φ溃骸霸勖且膊荒苷庋惶焯斓认氯,最多五天,他若甚么也不做,那咱们便即告辞离去!

    两人商议即定,眼见大雪漫天不止,又无所事事,便各自回房运功打坐,以作防备。

    等到傍晚时分,那位赢公子与两位仆从一同打猎归来。他对仆从吩咐几句,便即走到沈念卿二人客房外面,高声道:“二位贵客,有何事指教?”话音方落,从两间屋子里同时抢出一人来。

    施为山朗声一笑,道:“赢公子高贵金躯,神神秘秘,实在令我二人思之不见!庇拥溃骸傲轿还罂妥鸾当肿,是敝人之荣幸。我只怕丑容令二位贵客多有不适,这才没与二位一番畅谈,失礼之处,还请勿怪!笔┪降溃骸按笳煞蛱固沟吹,顾得甚么容颜?我等行走江湖,重在情义二字,决不是甚么皮囊之交!庇拥溃骸肮婷?”

    二人瞧不见他面容,但见他双目闪动,言语中颇有激昂之色,显是十分欣喜。施为山道:“施某光明磊落,何须说假话?”赢公子微一颔首,说道:“施长老言出必践,那是自然不假的!彼底畔蛏蚰钋淦骋谎,摇头道:“沈老弟如此年轻,未经世事,却不一定坦荡得开!

    沈念卿心想人之相貌美丑,本是上天所赐,又有甚么看不开。说道:“赢公子所言甚是,但我虽江湖历浅,却也明白一样道理!庇悠娴溃骸吧趺吹览?”沈念卿走前一步,道:“人的样貌美丑并非最重要,亦如施长老所言,我等江湖之辈,皆重在情义二字。就算人若天仙,但心如蛇蝎,也会令人厌恶?扇羰切牡咨泼,待人亲和,那么决不会孤零一人,没有一个朋友!彼档秸饫,眼见赢公子双目盯着他,他不甘示弱,续道:“赢公子以黑纱遮面,便是自己将我二人隔绝在外,试问如此作为,岂不是自寻烦恼?倒不如掀下面纱,以真面目示人,也好教我等坦诚相待!

    赢公子听他说完,拍掌朗笑,道:“既然二位贵客真诚待我,我又岂敢再行掩饰!彼底沤嫔闯,便即露出丑陋面容。沈念卿二人见他说除便除,没有半点犹豫,心下反倒疑惑。其实他二人早有商议,先要以言语相激,以盼从中得知些讯息,但赢公子此番举止,俨然已成空。

    赢公子笑道:“天色已晚,承蒙二位不嫌敝容,我便请二位到侧房共用晚餐,再图一叙!彼底诺髯碜,先一步飘然离去。

    沈施二人互瞧一眼,跟了上去。

    三人一同走到房中,赢公子先请他二人坐下,跟着已有丫鬟送上美酒佳肴。赢公子替二人斟酒,先举杯道:“二位贵客,敝人先干为敬!毖鐾泛韧,这才坐下。

    沈施二人见他生得丑陋,却又如此豪迈,当真苦思不得,只好各自饮完杯中酒。

    赢公子挥手道:“请!笔疽舛擞貌。施为山朗声道:“赢公子如此招待我二人,已是大大的情谊,何须如此客气!彼底啪袤缍。赢公子见沈念卿一动不动,疑道:“沈老弟,有甚么心事?”

    沈念卿眼望他丑陋面容,确是令人食欲大减,心想:“虽说人之交往不看样貌,但值此之际,才知此言并非全对,我是太高看自己了?墒鞘┏だ虾敛唤橐,我又岂能落人与后!毕氲秸饫,当即举箸享用。桌上之菜俱是美味佳肴,但对着如此丑陋之人,已如味同嚼蜡,没有甚么滋味。

    赢公子见他二人勉强镇定,已然猜到各自心思,心中大是好笑。说道:“二位贵客,继续喝酒!备庞痔娑苏迓。二人执拗不过,敬酒喝掉。

    三杯过后,赢公子这才举箸吃菜,将桌上一十八道菜肴各品一遍,沈施二人见他低头咀嚼,吃像甚雅,各有一番疑惑。又听他说道:“二位,这荒山野岭,又值大雪,当真没甚么好菜,还请多担待则个!

    施为山哈哈一笑,道:“施某活了大半辈子,可没有吃过如此丰盛的食物。赢公子如此招待,已令我极为感激!

    赢公子微微一笑,望向沈念卿,说道:“施长老在江湖之中鼎鼎大名,如雷贯耳,敝人早有耳闻。我见这位沈老弟恭谦有礼,待人处处谦和,想必亦是大家之后!毖杂镏庾允且仕蠢。

    沈念卿心想自己身份迟早武林都知,说了也无妨,方要出口,施为山已说道:“这位沈少侠乃施某故人之后,此中细节,实不必烦叙!庇拥阃返溃骸白匀,自然!

    三人吃喝之余,各谈起武林之事。沈施二人听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于许多江湖之事亦有耳闻,心中大惊不已。

    当说到丐帮之事,赢公子轻轻摇头,道:“敝人于丐帮自来大为倾佩,不论上任石帮主,与上任掌钵龙头吴长老,都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大侠士。其中石帮主忠肝义胆,为救滁州百姓与大明皇帝,不幸受那外敌独门绝技所伤,实在天道不公,唉!敝刂匾惶,举杯饮酒。

    施为山听他提到噶尔笑笑,沉声道:“上任石帮主大义凛然,虽死犹荣。我丐帮弟子自是要效仿石帮主,若有外敌胆敢侵扰我中原土地,丐帮必定齐帮上下,誓死御敌!庇优恼拼笮,道:“好,丐帮男儿皆有骨气,那是大大的好事。丐帮素来天下第一大帮,倘若有贵帮执耳,再联合武林大派,区区外敌有又何妨!

    沈施二人见他丑陋不堪,却也端的神采飞扬,喜上眉梢,不似作假。施为山心中迟疑半会,续道:“如今我大明皇帝勤政为民,大明将士兵强马壮,想必外敌是不敢侵犯的!彼底盼⑽⑵乘谎。

    赢公子道:“那是自然。怕只怕……”说到这里,忽然停住。施为山奇道:“怕甚么?”

    蓦地听见有人敲门。赢公子立时起身抱拳,讪笑道:“下人打搅,敝人多有失陪,得罪,得罪!辈淮怂祷,已起身出了大门,不多时又回来,歉仄道:“二位贵客,敝人有些小事尚须处理,二位请慢用!彼低攴餍涠。

    沈念卿道:“施长老,这位赢公子身份来历,咱们仍不知半分,也不知他是敌是友!笔┪降溃骸胺讲盼乙匝杂锵嗵,他一番说辞极是寻常,并没有可疑之处!鄙蚰钋渥票,心想:“我实在年轻,遇着这等事便手足无措!彼竺糯,暗道:“希望这位赢公子是友非敌,不然我决不能罢休!

    二人又议定容后观望,各自回屋洗涑休息。

    约莫到了半夜时分,沈念卿仍是头昏脑胀,毫无睡意。他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冷风顿时猛吹进来,心怀微感舒畅。他往窗外凝望半响,入眼大雪飞扬,此情此景不自禁想起了孤绝峰,暗道:“思妹如今还好么?那位前辈是否对她严厉苛刻?”眼中便觉有一团灰物轻晃。

    他顺眼瞧去,但见水道上正有一人向他招手,手中之物正是他所穿外衫。沈念卿想起昨夜之事,面上不禁一红,想到:“白天我见春凝姑娘面色大异,她又说外衫给赢公子拿去,莫非赢公子心中胡乱猜测,引起了误会?”这一想直惊得一身冷汗,暗道:“我与春凝姑娘并无瓜葛,须得向赢公子说个明白。赢公子这时看在我面上客客气气,谁知我离去后他又会怎样对待春凝姑娘?”想到此处,见他犹自踱步进了水阁,分明是要他前往一叙。

    沈念卿微一沉吟,便即趁此机会说个清楚。身子一纵,从长窗跃下,到得地面,又施展轻功翻过一道围墙,往水阁之中掠去。

    章节搞错了,应该是156章,刚没注意到。

    (本章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九幽洛图说156》,方便以后阅读九幽洛图说第156章 素雪荒山奇异庄(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九幽洛图说156并对九幽洛图说第156章 素雪荒山奇异庄(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九幽洛图说156。
永利博平台注册 SHOW| 河津市| 红安县| 桃源县| 信阳市| 昌吉市| 顺平县| 永德县| 昌图县| 崇明县| 赤城县| 株洲县| 理塘县| 大渡口区| 济宁市| 乡城县| 凤庆县| 那曲县| 阿拉善右旗| 永靖县| 特克斯县| 道真| 连山| 分宜县| 廊坊市| 舞阳县| 绥阳县| 玛多县| 阳西县| 石嘴山市| 册亨县| 舒城县| 沧源| 新源县| 顺昌县| 娱乐| 丹寨县| 临夏市| 同德县| 东阳市| 康乐县| 沁阳市| 万安县| 资阳市| 出国| 东源县| 吐鲁番市| 玉门市| 枣阳市| 马边| 枣庄市| 独山县| 清原| 虎林市| 扶绥县| 芷江| 武清区| 固阳县| 奉新县| 阿城市| 奈曼旗| 宝坻区| 中卫市| 八宿县| 青岛市| 普格县| 平遥县| 黑龙江省| 内江市| 都安| 泾川县| 马山县| 文水县| 怀柔区| 监利县| 诸暨市| 时尚| 云南省| 阳东县| 莎车县| 中宁县| 苏尼特左旗| 宝清县| 双城市| 东宁县| 宜兴市| 海原县| 滁州市| 西峡县| 普兰县| 许昌市| 横峰县| 南昌市| 安仁县| 扶绥县| 阿坝| 鹿泉市| 玉田县| 郧西县| 沈阳市| 托里县| 盐池县| 凤城市| 石屏县| 阿克| 海口市| 宾阳县| 英超| 丰镇市| 玉田县| 扬州市| 武邑县| 永泰县| 磐石市| 墨玉县| 新郑市| 寻甸| 淮滨县| 通化县| 探索| 巨鹿县| 胶南市| 盐亭县| 蓬溪县| 哈尔滨市| 津市市| 肥城市| 曲松县| 东海县| 保亭| 安塞县| 德安县| 合阳县| 梁河县| 福建省| 南城县| 云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