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故地追忆隔阴阳(六)

    风不行自昨日与沈飞宇比试后,任由大船行驰湖中,他一夜未眠,细细回顾那一战,感悟颇良,剑法已然精进许多。心底对沈飞宇敬佩更甚,只是这等机遇实不可求,难免心抱遗憾。次日依着这保障湖随心游玩了半日,愈觉乏然无味,心中念念不忘。他此次奉师命下山,一来是为了扬善除恶,弘宣华山派的名头。二来便是磨练剑法。他本是活泼性子,凡事依性而为,心中不免想道:“沈大侠为人甚好,我再去请教一次也没甚么,他自不会介意!

    打定主意,说去便去,当即将船泊了,踏步上岸,一路往城内而去。一直走到东街那家福来客栈,方自停住脚步,心想:“我这算不得跟踪,沈大侠应不会怪罪罢!辈唤⊥,哑然失笑,昂首走了进去。

    他向柜台那掌柜打听二人房间,却听那掌柜摇头说:“那二位客人今早就出门了,不曾回来过!狈绮恍行闹幸赉,心想沈大侠或许离开扬州了也说不定。

    他在店内候了许久,眼见已至午时,也未瞧见二人回来,将杯中酒饮尽,径直出了客栈。

    他本不抱希望,虽是无为而归,却也片刻便恢复情绪,见着这大雨过后,一片清新,登时又动了游玩的念头,便在这扬州城内四处闲逛。

    刚走到一条食街上,眼角忽然瞥见前方不远处有两位汉子闪身进了一旁的小巷,登时立在了原地,他瞧得分明,那一位身形高大的汉子背上负着一个小孩儿,却是那沈大侠之子沈念卿。

    “那两人是谁?又为何负着小念卿?沈大侠在哪里?”心中转过数个念头,忽然微微一笑,既然寻见了小念卿,那么自然能见着沈大侠,想到此处,踏步上前,进了那小巷之中。又往前走了数丈,左转进了另一条小巷,眼见不远处有个偏门,信步走了进去。

    入眼便是一处四合院,正中一处青石圆坛,栽种了一颗大垂柳,眼见四周寂静无声,分明鲜有人迹,思忖道:“莫不是沈大侠早料到我会寻他,故意搬来了此处?”但随即便察觉不对,只觉这四合院冷冷清清,透着古怪,况且那两人他见所未见,实在奇怪,自语道:“我虽只见过沈大侠一面,却也觉得他对小念卿疼爱有加,如何会单独撇下他?莫非他有甚么事耽搁不成?”他踏足江湖虽短,这其间经历的怪事并不少见,愈想愈觉得那两人可疑,却唯独想不到沈大侠已遭遇不测,丢了性命。

    风不行立定片刻,当即打定主意,决心要一探究竟,将手悄然按在剑柄处,朗声道:“可有人在么?”双目笼罩四周。

    忽然吱呀一声,右面一间屋子打开了,从里面踱步出来一位大汉,望他一眼,沉声道:“你有甚么事?”风不行拜一拜道:“在下初登敝地,想在这里寻一处角落歇息,你可是这里的房主人么?”那大汉不耐烦道:“外面有的是投宿,别来这里聒噪!狈绮恍泄溃骸罢馕缓煤,在下想寻一处僻静之所,不经意寻到此地,干扰之处,还请恕罪!

    那大汉正是贺南天,他眼见面前这人颇为年轻,又腰悬宝剑,分明是江湖子弟,只是不知哪一派的弟子。眼前事物繁琐,实在无心搭理他,便装作怒面使他离去。岂知他不屈不挠,不肯折身而退。心头陡然起了疑心,暗想他二人方进来片刻,这人便跟着进来,莫非是一路追踪至此?但他二人武功高强,一般好手岂能不露踪迹。要说眼前这人武功比他二人还高,那他是决计不信的。念头转过,便想让他离去,免得多生是非,开口道:“此处是我私人房屋,实在不便借宿,你请……”还未说完,忽然听见门内传出声音:“既然少侠诚心而来,便让他住下罢!闭饪谥苏茄畈环。

    贺南天得师兄口命,再不好拒绝,向他道:“既然如此,你就住下罢,自己挑间屋子便是!彼低暾凵斫宋菽,拉上房门,走到杨不凡身边,低声道:“师兄,这人来路不明,打发他走了就是,为甚么要他住下?”

    上方杨不凡盘膝而坐,正自运功疗伤,听他一问,放下手掌,睁眼道:“师弟,你说那人来路不明,那还能放过他么?‘宁可错杀,不可放过’。?”贺南天双目闪动,道:“师兄说的是,我这就请那人过来喝茶,见机行事!毖畈环驳溃骸拔乙咽芰酥厣,暂时不可运功,这事便交给你了!彼底牌鹕砣チ四诜。

    风不行挑了前面一间屋子,径直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只见厅堂装饰陋简,侧房仍是此般,他坐了下来,寻思道:“方才那大汉举手投足间,俨然是江湖高手,我须不能大意。必要先探清他们的身份,与沈大侠是何关系,倘若真是我猜错了,那可就大大的不妙!毙南肴羰侨绱,自己再也不能向沈大侠请教了。正想着如何摸清他二人底细,门外忽有人扣门三声,说道:“这位少侠,我有事请见!

    风不行前去开了门,见他正是方才那大汉,微笑道:“这位好汉,有甚么事要说,但讲无妨!焙啬咸斓溃骸吧傧婪缍染,俨然是名门正派的弟子,既初登敝地,贺某少不得要奉上水酒三杯,寥表心意!狈绮恍行南耄骸澳鞘窃俸貌还!惫笆值溃骸岸嘈缓煤嚎畲,风某恭敬不如从命!

    当下两人一同进了左侧那间大厢房。贺南天请他坐下,一面倒酒,一面问道:“风少侠,不知出自何派?”风不行低头瞧着那一杯酒,色泽金润,醇香厚华,实是上好的陈酿,他这时已被勾的酒虫大动,但他深明此行目的,登时舒缓一口气,说道:“敝派声望低微,实不好启齿,只怕好汉也不曾听说,不提也罢!彼底拍谎,微笑道:“好汉一眼瞧出风某来历,敢问好汉,又是出自何门何派?”

    贺南天摆手道:“贺某粗人一个,无门无派,确是事实,风少侠——贺某敬你一杯!彼冉蔷埔,空杯以示。风不行见他直爽性子,心中戒备登时减少,再按捺不住,举杯喝了,只觉唇齿留香,赞赏道:“好酒,果然是好酒!

    贺南天双目笑意,‘咦’了一声,道:“想不到风少侠也喜美酒,那真是再好不过了。贺某再敬你一杯!绷饺艘辣,直喝了三杯,这才停住。

    风不行忽然蹙眉,轻晃脑袋,喃喃道:“这酒……美味无穷,当真好喝,我再饮一杯!彼蛋兆孕腥」,又喝了一杯,这下醉意更深,自语道:“奇怪……我酒量分明不差,怎么——会醉?”

    贺南天见他双目恍惚,面色忽然涨红,不由大喜。这酒乃是产自西域,唤作“醉捎翁”,寻常半杯,便足以醉倒十条大汉,况且这酒浓烈之至,实是天下无几,一旦喝下,亦无法运功逼出,任是武功如何高强,也要醉倒。他先前已服了解药,这才能三杯不醉。想不到这少年犹自喝了三杯,竟还能讲话,已令他十分震惊,这时见他又喝一杯,方才大醉。试探道:“风少侠,你究竟来自何门派?来到这里做甚?”风不行忽然呵呵一笑,目光飘渺,摆手道:“风某生平自负狂傲,乃是出自天下第一派——华山派!彼底耪酒鹕碜,摇晃几步,打个酒嗝,背对着他,又道:“我来这里——这里是来找人……找人……”说到这里,身躯摇晃更甚,分明已是醉的讲不出话。

    贺南天听他说到找人二字,心头疑惑,高声道:“风少侠要找甚么人?可说来一听,贺某说不定认得!彼幻嫠,一面悄然靠近,一只手掌举往他背后大穴,风不行不曾察觉,醉道:“找……找……”他低语喃喃,又说不大清。

    贺南天心想此人是华山派弟子,也不必问的详细,先杀了再说,当下再不迟疑,右掌倏然使劲,往他后背拍去。他二人相距甚近,这一掌说到便到。岂料风不行忽然踉跄一步,弯下身子,竟令他一掌拍空。贺南天微微惊讶,当即右足踢往他腰户,便在这时,忽见眼前亮光闪过,却是一剑陡然后刺过来。

    他心中大骇,急忙收势闪避,那一剑奇快绝伦,终究没有避开,一剑刺在他大腿上。贺南天这时反省过来,原来他故意假醉,背身而对,便是为了使自己毫无防备,而那一躬身,必定是有所察觉。眼见自己大腿受伤,给他反过来算计一招,不由勃然大怒,身形左闪,呼啸一掌击往他肩头。这时风不行右足立定,左足踩过右足面,身躯一矮,先前使剑的右手早已换作左手,忽而左臂一张,一剑斜刺,这一招使的轻巧灵动,正是出自阴阳剑法,唤作“曲腿一!。

    贺南天眼色惊然,决想不到他竟一剑二用,还使得这般巧妙,只好折身避过,惊疑道:“你喝了那酒,如何不醉?”却哪里想到,风不行去年在西北塞外诛杀的罗千手,从他住处收罗了大量美酒,其中便有这西域闻名的“醉捎翁”。他自幼嗜酒如命,早已练得酒肠大度,实是千杯不醉,但那“醉捎翁”一杯便让他醉了三日,使他来了兴致,前往西域大肆找寻,俗话道多饮少醉,酒量已是更上一层。今日见他拿出此酒,心头早已起疑,本是不喝,后面忽然心生妙计,便将计就计,故意喝了四杯,为了逼真,暗中运功逼得满脸涨红,果然瞒过了。后面听他一再逼问自己来自何派,当假装背身而对,瞧他如何反应。直到突觉背后劲风,心头再无疑虑,出手反击。

    这时风不行见他十分不解,暗自好笑,心知屋内另有一人,决不能拖延时间,当即提剑纵身而上。

    (本章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九幽洛图说100》,方便以后阅读九幽洛图说第100章 故地追忆隔阴阳(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九幽洛图说100并对九幽洛图说第100章 故地追忆隔阴阳(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九幽洛图说100。
永利博平台注册 宣威市| 蓝田县| 海丰县| 蒙城县| 江都市| 陇川县| 洛川县| 同江市| 乌什县| 大同市| 喜德县| 双流县| 托克逊县| 开阳县| 白沙| 余庆县| 秦安县| 威海市| 独山县| 科尔| 云和县| 滨海县| 渭南市| 吴江市| 景德镇市| 丹棱县| 红原县| 兴隆县| 江西省| 同德县| 定边县| 大同县| 邮箱| 阿鲁科尔沁旗| 同江市| 汕尾市| 宁化县| 五指山市| 新化县| 海宁市| 济阳县| 名山县| 青冈县| 邵东县| 威宁| 乌拉特前旗| 新龙县| 康平县| 清水县| 博兴县| 溆浦县| 宁夏| 连云港市| 桐乡市| 介休市| 祁东县| 五原县| 清流县| 炎陵县| 永嘉县| 文山县| 珠海市| 仲巴县| 招远市| 射阳县| 益阳市| 三都| 香港| 普安县| 个旧市| 噶尔县| 霞浦县| 甘洛县| 中超| 互助| 秦皇岛市| 油尖旺区| 古浪县| 宜君县| 虞城县| 潼南县| 常山县| 新丰县| 万山特区| 博湖县| 交口县| 自贡市| 武清区| 托克逊县| 肇庆市| 柳州市| 涿鹿县| 新丰县| 武城县| 新乡县| 日土县| 卫辉市| 蒲江县| 博湖县| 容城县| 邓州市| 民丰县| 泾川县| 长岛县| 林芝县| 高州市| 雷山县| 柯坪县| 清流县| 南皮县| 开江县| 奇台县| 娄烦县| 赤水市| 洛川县| 汉川市| 赣榆县| 福海县| 崇文区| 鱼台县| 洛浦县| 平阳县| 连云港市| 南汇区| 剑河县| 邵阳县| 卓尼县| 深泽县| 丰都县| 濮阳市| 长治县| 垫江县| 崇礼县| 金秀| 咸宁市| 巴彦淖尔市| 共和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