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迭境险恶此中空(二)

    白虚长三人急急迎上去,扶着他,怒目相视莫临渊。但见莫临渊面色苍白,才知他也受了内伤。均想石帮主全力一击,若不受伤那才叫人奇怪。

    莫临渊盯着石平之,道:“石帮主果然好内力!笔街Φ溃骸澳泼,是石某输了!彼底呕夯和讼。莫临渊听他一言,登时点了身上几处大穴,抱腿而坐,却是在运功疗伤。

    这一番变故倒令在场众人费解,张天邪奇道:“沈大侠,你方才提醒石帮主,可是有甚么察觉!鄙蚍捎畹溃骸岸,莫掌门这招乃是以伤换伤的打法!闭盘煨案唤,又道:“真是怪了,莫掌门何须如此作为?以伤换伤于他有甚么好处?待会他与傅掌门相对,只怕撑不了许久!鄙蚍捎钜×艘⊥,反道:“二叔,莫掌门可是轻易妄为之人?”张天邪一怔,笑道:“他虽算不得老谋深算,也不该是这般轻率!鄙蚍捎畹阃返溃骸罢饩褪橇,莫掌门既然敢这般作为,想是心中已有了计策!闭盘煨靶闹幸欢,道:“莫非他并未受多少内伤?”沈飞宇道:“稍加揣测,该是如此。莫掌门恐怕是故意而为,借此挫伤石帮主!闭盘煨耙×艘⊥,说道:“这其中有甚么蹊跷?那石帮主一掌我瞧得清清楚楚,全力一击换了我也不敢随意接挡,更何况还是身后大穴!鄙蚍捎畹溃骸岸,石帮主一招自有威力,只是他心中尚且疑惑,如何使得出来?都知武学一道若要发力,须心身合一。石帮主费解之际,难免身有余而力不足。若我所料不错,只怕他那一掌只使得七成功力,加之莫掌门内力比他深厚,抢着那一瞬,将内劲凝于背后,硬接一招。而后倏转过来,又借着石帮主惊骇心乱,全力一掌,自是伤的石帮主了!闭盘煨疤凰,恍然大悟,笑道:“依你所言,那莫掌门却是先料到了石帮主的心思,这才虚晃一招。如此说来,只怕不止老谋深算了!

    沈飞宇点一点头,走过去察看石平之的伤势,石平之笑道:“我并无大碍,只需疗养数日即可!北阍诖耸,莫临渊忽得立起身来,显是疗伤完毕,群豪都去瞧他,见他面色如初,哪里像是受了甚么大伤,都觉奇怪。

    傅春冬微笑道:“莫掌门好功夫,倒教傅某甚为钦佩!蹦僭ㄇ葡蛩,微笑道:“傅掌门,幸承石帮主相让,莫某才略胜一招,何来高强之说,。倒是傅掌门,崆峒绝学“神龙拳”由来已久,莫某心生敬仰,少不得要讨教一番!备荡憾鸹,张天邪却叫道:“莫掌门,方才对得一阵,可要歇息片刻,免得让傅掌门占了便宜!蹦僭ㄐΦ溃骸岸嘈徽判止鼗,莫某并无大碍!毙南耄骸啊轻既堋愿荡憾溲ё罡,方才我急于求胜,难免受了伤?峙率堑胁坏盟!毙耐分痪踔种植桓,那洛图经未曾一见,又要去哪里寻它,昆仑一脉的兴旺系于己身,扔不得也托不住,不由微微一叹。

    傅春冬正对他面,不由奇道:“莫掌门,你这是何故?”莫临渊笑道:“傅兄,你与我光景相差无几,今日一战,干系我昆仑的名声,待会莫某自会竭尽全力,还盼傅兄不得留力,免得叫莫某惹人笑话!备荡憾蠲髡饣坝锲峡,丝毫不得做作,点一点头,说道:“莫兄说笑了,崆峒与昆仑二派,虽不曾来往,也当肝胆相照,傅某又岂会做这般折辱贵派的事来?待会傅某自要好好讨教。不论胜负,今日一战必将闻名天下!彼嫡饣凹,但见火光冲天,红映高悬。却是各派一些弟子去林中拾了些枯枝断木出来,烧了一堆好大的篝火。

    莫临渊哈哈一笑,说道:“傅兄,天色已晚,咱们还是速速比过,早些散了罢!备荡憾闶椎溃骸敖鲎鹌湟!绷饺讼嗑嗖还,莫临渊身形陡动,急奔而来,一掌瞬发而下。并不见得许多巧妙,是以最直接的招式相对。群豪均想,崆峒派拳脚功夫闻名,想在这上面讨个便宜自是艰难一些。无怪乎他毫无取巧之劲,反倒直迎而上。

    众人只见那傅春冬足下一动,身子侧着避开。又见莫临渊另一掌倏发而上。他再一回避,又是一足直踢过来。张天邪笑道:“以无招对有招,倒也搭配的很!

    傅春冬听他一言,心中明了,也不避开了。施展神龙拳迎着上去,群豪只见得两人拳脚相交,砰砰作响,身形却是越来越快。和着这沉沉夜色熊熊篝火,许多人已瞧不清二人的招式。只见得残影斑驳,倏招叠交。两人身影围着这场中渐自移动,从左至右,由东到西,便如一股旋风一般,无所不至,无所不在。沈飞宇道:“石帮主,他二人毫无取巧之力,只怕过不得许久当即分出胜负来!笔街阋坏阃,淡淡道:“莫掌门虽有些咄咄逼人,只是他方才已留了些力,否则石某岂能这般轻伤。沈大侠,依你所见,他二人谁能取胜?”沈飞宇听了这话,心想恐是石帮主承他的情,这才甘愿折服。心中对那莫临渊的不满又减了一分,说道:“二人纠缠相斗,实在难以说清。只是那傅掌门成名许久,又有神龙拳为用,该是胜得多些!

    他一面说一面瞧,只见莫临渊双掌齐压,分明是要拍他心户。傅春冬只将双拳使开,一一格退开来。莫临渊不待收回,忽得双掌分开两侧,往他腰户急拍而去,于前胸却无丝毫防御。傅春冬其时双拳半立,只需抢在先前击他心户,当可逼退他,只是他暗忖这乃是示敌以弱,也不敢冒此大险,将身躯一纵,退避开来。

    莫临渊双目闪动,又是一足斜踢,待见得一拳迎着上来,立时改势,借着膝骨外曲的瞬息,巧妙避开了那一拳。沈飞宇“噫”了一声,石平之瞧他道:“沈大侠,有甚么发现?”沈飞宇惊道:“都知昆仑于剑法为长,而莫掌门方才所使得那一招,绝非偶然,而是经过了千般锤炼,才能练到身随心动的境界。隐隐像是一门极为厉害的拳脚功夫!笔街溉灰痪,说道:“是了,那会与他对阵,使出的那一招十分难以预料。纵使他心思敏锐,没经过锤炼,又岂能使得这般潇洒!

    他二人对话不曾窃语,身遭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张天邪离得不远,听他二人一说,当即恍然大悟,叫道:“石帮主,你说那莫掌门有一门厉害的武功,可有发觉是甚么武功?”他这一喊,场中百来人都听见了。石平之道:“张尊者,他人武学,我等岂能随意揣测!币馑甲匀皇撬蹈髋晌溲,都有些秘密,不可多问。张天邪淡淡一笑,叫道:“莫掌门,你究竟使得甚么武功?连张某也瞧不出来,倒叫张某好不奇怪,你快些说了罢!鄙蚍捎畎蛋狄⊥,心想:“张尊者生性如此,又是明教中人,无怪乎这般想说便说!

    便在此时,莫临渊忽得退开三步,几个高手瞧得清楚,那傅春冬使了一招“飞龙在天”,将他逼开。莫临渊沉声道:“张尊者,又何须多问?”接着一声清啸,直扑而去。人在半空,双足使力一蹬,竟于适才败得石平之那一招颇有些相像。傅春冬双目阴沉,袖袍鼓动,将内力汇于双拳,迎着他足底而去。众人宛如瞧见一条虚龙直奔而过,都不由得呆了。

    眼见他二人交得一招,莫临渊只觉足底发麻,急忙使力一蹬,凌空翻身,忽得双掌往他胸前拍去。这一招十分寻常,众人倒瞧得明白。傅春冬立时双拳化掌,迎合上去。四掌当即相交,傅春冬尚自退开半步,再无动摇。莫临渊也落在地上,暗运内劲自臂上缓缓流渡。沈飞宇心中明白,暗道:“想必他二人见拳脚难胜对方,这才比拼内劲!毕肫鹉腔岫怂档幕,究是适可而止,倒也不会担心。

    张天邪见得这般,摇一摇头,“二位早该如此啦,费了这许多功夫!敝皇钦饣八缓盟党隼,当即笑道:“二位果然是名家巨匠,连对招也这般好看,真是让吾等大开眼界!彼底庞值溃骸岸徽泼湃,既然叫张某作见证。我先说清楚,二位以一盏茶的时间,若分不得胜负,便算作平啦,不可再斗!蹦僭ǘ说懔说阃。双掌仍是使出潺潺内劲,似如流水般用之不竭。

    沈飞宇往昆仑派弟子瞧一眼,心想:“傅掌门与莫掌门可说是平分秋色,难分轩重。无怪昆仑仍自位于武林八大派。只是各派除了掌门一人,余下师弟少说也有一两位。便如崆峒,尚有三杰。这昆仑派除却莫掌门,我竟未瞧出一人有此等功力,倒也奇怪!彼底畔蛘盘煨暗溃骸岸,小子有一事请教!闭盘煨靶Φ溃骸坝泻位耙,但讲无妨!鄙蚍捎钅溃骸袄ヂ嘏沙四泼乓蝗,可还有甚么师弟与否?”张天邪微一蹙眉,低声道:“飞宇,这莫掌门原有一位师弟,只是他那位师弟与上任昆仑掌门一同失踪了!鄙蚍捎畹奔椿腥,点一点头不说话。心头却想:“原来如此,那岂非莫掌门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昆仑派?”越想越觉得惊讶,心头更为倾佩几分。

    半盏茶的时光一忽过去,群豪双目细瞧,那莫临渊面色稍显凝重,只怕他已撑不得许久。沈飞宇欲要张口请他二位就此罢手,又想到这样究竟算得谁赢了,武林之中不惧生死看重名声的英雄大有人在,何况武林八大派。这一想微微叹气,只盼他二人同时撤力,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本章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九幽洛图说69》,方便以后阅读九幽洛图说第69章 迭境险恶此中空(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九幽洛图说69并对九幽洛图说第69章 迭境险恶此中空(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九幽洛图说69。
永利博平台注册 漳州市| 凤翔县| 江都市| 峨山| 五寨县| 济宁市| 峨山| 鄂托克旗| 平和县| 南川市| 镇赉县| 清镇市| 丽水市| 咸丰县| 团风县| 厦门市| 梧州市| 柏乡县| 凤翔县| 杭锦后旗| 筠连县| 鄂温| 田东县| 阳曲县| 邻水| 厦门市| 汝城县| 游戏| 峨眉山市| 仙桃市| 南汇区| 东台市| 郎溪县| 舒兰市| 涡阳县| 六枝特区| 田东县| 儋州市| 邻水| 武强县| 巨鹿县| 睢宁县| 新竹市| 永和县| 汤阴县| 鸡西市| 尼木县| 都匀市| 惠州市| 金平| 康马县| 上虞市| 长丰县| 庄浪县| 陆河县| 原阳县| 昌都县| 博爱县| 林周县| 镇康县| 大丰市| 鄂托克前旗| 东平县| 东安县| 拉萨市| 六盘水市| 博爱县| 定陶县| 平山县| 溧水县| 罗江县| 崇州市| 福鼎市| 东莞市| 奉化市| 郓城县| 武陟县| 肥乡县| 迁西县| 隆尧县| 衡阳市| 梁山县| 河北区| 深泽县| 句容市| 桑日县| 吴江市| 澄迈县| 永清县| 营山县| 林西县| 禹城市| 南陵县| 兴山县| 和田县| 和平县| 雷波县| 高尔夫| 长汀县| 泸西县| 泗阳县| 留坝县| 封丘县| 黄浦区| 宝坻区| 宜丰县| 贵州省| 长垣县| 汨罗市| 庄浪县| 乐亭县| 烟台市| 陕西省| 石景山区| 恭城| 张家川| 五河县| 罗田县| 兴化市| 扶风县| 邹城市| 九龙坡区| 涿鹿县| 明光市| 阿勒泰市| 嘉鱼县| 徐汇区| 哈密市| 榆社县| 泽库县| 沅陵县| 贡嘎县| 江陵县| 垫江县| 肥东县| 陵水| 绥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