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风云际会君可共(六)

    阴君面色一沉,叫道:“留你不得!彼破攵,往他胸膛拍去。方勇才急忙后退。岂料他便如粘上一般,怎么也分不开,暗叫:“我命休矣!”却见得一个身形闪上来,‘砰’的一声,阴君与那个身影各退一步。方勇才这才瞧清,救了自己的是那丐帮中人。心念而起:“那会我三人逼迫丐帮,谁知丐帮仇将恩报!闭庖幌,心中惭德有加。众人给这变故一惊,皆不知何言。

    沈飞宇道:“阴君,何必伤人性命?”原来他虽见不得方勇才,只是适才却见得他亦有一番骨气,想是受了他人的蛊惑,这才出手相助;厣砬扑滞蟠σ咽歉吒咧灼,紫青淤结。双手一探,抓住他手腕一扭,一拍,替他接好了骨头。方勇才面上一红,道:“多谢阁下出手相助!鄙蚍捎畹溃骸胺桨镏,你自有一番骨气,沈某佩服。只是不可与人狼狈为奸,受他人惑言!狈接虏诺屯返溃骸案笙滤档檬!彼底爬淅淝埔谎垡蹙,自去退下了。

    张天邪瞧着他,心道:“这人是个甚么来头,倒有趣得很!痹凑泡狠翰⑽锤嫠咚蚍捎畹南嗝,他也未曾放在心上,是以如今见得亦不相识。阴君沉声道:“阁下何以要替他人强出头?”沈飞宇沉吟道:“比试必有胜负,方帮主又不是恶人,阴君岂能随意害了他人性命?”阴君心想:“今日决不能叫他插手,便激他一激!逼娴溃骸案笙碌拐娓稣,既然如此,我便饶了他!鄙蚍捎畹溃骸叭绱硕嘈灰蹙!币蹙俸僖恍,道:“阁下人也救了,还立在这里,莫非便要与在下过招?”沈飞宇道:“不敢妄想,在下这便退去!彼底抛,折回了丐帮。

    其时天色已黑尽,莫临渊的弟子都点了火把,迎得自方人面色红彤彤一片。场中光明亦如白昼。唯独丐帮众人给火光一照,显得暗沉许多。

    阴君瞧着莫临渊道:“莫掌门,你立在此处可有甚么事不成?”话中针对之意显而易见。莫临渊沉声道:“荀朋友,你何故处处要与莫某过不去?”他这般说已是极为诚恳。原来昆仑一派绝学历来只得掌门学习,他那时尚且年轻,虽深得掌门人赏识,传了些绝学。只是后来昆仑出了变故,上任掌门外出不幸折世,昆仑绝学就此残缺。是以他只学到绝学一半。若非昆仑地处西域,不给外人通晓,只怕昆仑一派就此没落。莫临渊初时还不惧他,见了那一脚踢飞铜锤,这才暗道:“若是换了我,自能踢将出去,只是要若他这般踢得疾驰奔鸿,威势浩荡,那是万万不能!

    阴君听他一说,忽然哈哈一笑,说道:“莫掌门,不是你的事物岂能强求,你若不与石帮主较量,还是速速退去罢,免得遭受无妄之灾,昆仑一脉就此陨没!蹦僭ㄐ闹锌┼庖惶,暗道:“莫非他也是为那洛图经而来?”这一想只觉糟糕之极,便不回他的话。

    忽听得有人道:“有人来啦!”众人寻声而望,却是丐帮中人在讲话。莫临渊那边百来人齐齐回身,只见百尺外火光攒动,便如一条火龙蜿蜒崎岖,好不热闹。须臾片刻,只听得火龙里有人道:“哈哈,果真热闹得紧啊!鄙艏舛辛,锐而浑然。这时众人已近得身来。约莫三十来众,为首三人,左首一人褐色衣衫,三络腮胡,面皮消瘦,衬得他颧骨高突。右首一人双目微陷,鹰钩鼻子。面上些斑斑点点,颇为丑陋,身着碧绿衣衫。中间一人微高,体瘦而臂长,小耳大眼,年纪较二人尚轻。身着黑白衣衫。

    百来之众收拢一些,那三十来人便在右处立住。右首那人笑道:“老二,真个热闹,咱们来得正是时辰!庇痔笫啄侨说溃骸袄先,这么多人,我还有些打紧!敝屑淠侨诵Φ溃骸袄洗,老二,不可胡乱讲话,若是惹恼了诸多英雄好汉,可不是为本门树敌么!崩洗、老二一听,皆说“是”,再不讲话。

    阴君一见来人,心中暗叫:“糟糕,这又如何办?”却听得张天邪笑道:“三位便是‘崆峒三杰’么?”老大瞧着他道:“甚么三杰,我三人老矣,岂能再称作杰!崩隙谱潘溃骸安淮,阁下是何方神圣,竟然还记得我‘崆峒三杰’!崩洗笥值溃骸袄隙,不是杰!崩隙次实溃骸澳鞘巧趺?”老大笑道:“不若叫做‘哥’罢,反正在场我二人年纪怕大些,就占些便宜也无妨!崩隙惶,欢喜拍手道:“不错,便是‘崆峒三哥’了!闭盘煨靶Φ溃骸按搜晕笠。三位乃是三个人,依在下看来,不如取作‘崆峒三个哥’,如此方才威风!崩洗笙驳溃骸叭绱松鹾!崩隙降溃骸案玫比绱!崩先溃骸袄洗,老二,说了多少遍,不得在外人面前无礼!彼底徘葡蛑谌说溃骸柏ぐ,昆仑,不知阁下是……”却是在问张天邪。

    张天邪朗声道:“三位唤我张天邪便是了!崩先媪艘簧,奇道:“想不到明教也来凑热闹了,看来传言果真不假!闭盘煨耙徽,反问道:“甚么传言?”老三见他尚自疑惑,心想恐怕他无意来这,当下道:“没甚么!彼底庞窒蚰僭ǖ溃骸澳泼,别来无恙!蹦僭ǖ恍,道:“傅掌门,更胜往昔!崩先阋坏阃,往丐帮一瞧,朗声道:“未敢请教贵帮石帮主何处,烦请分明!笔街溃骸氨闶鞘沉!崩先患,双目神射,笑道:“果然是英雄多俊年,傅某一见,甚为钦佩!笔街Φ溃骸霸缦忍拧轻既堋耐,今日得见,石某亦是欢喜!鄙蚍捎钜蔡轻既值艿拿,自想:“老大唤作傅春夏,老二唤作傅春秋,老三唤作傅春冬,也就是崆峒掌门了。不知崆峒怎的突然来到这里?适才听他说甚么传闻,莫非也是为洛图经而来?”

    傅春冬这才把眼瞧向场中一人,见他冷面深然,心道:“他立在这场中,想必亦是大有来头,却不知又是何门何派?”便道:“未敢请教阁下尊姓?”阴君道:“姓荀的便是!比从朊植惶。傅春冬瞧他如此回答,心下倒也奇怪得很。忽听得张天邪道:“傅掌门,‘冷面阴君’便是他啦!备荡憾八嫉溃骸吧趺础涿嬉蹙,简直闻所未闻!彼涫侨绱,见他屹立场中,仍自赫赫生威,丝毫不惧,也不敢小觑于他。

    阴君瞧着他道:“傅掌门,崆峒派今夜来到此处,却是何故?”傅春冬道:“荀朋友问得好,我见这里热闹非凡,自是来瞧热闹的!币蹙窕嵝潘,暗道:“他不愿明说,我也不必问他!北悴辉倏。

    石平之见得崆峒派前来,又想到那阴君咄咄逼问莫临渊,心中如何不明白,暗自忧虑道:“糟了,怕是他三方都认定洛图经在我手中,这可如何是好!痹舅晕挥欣ヂ匾慌,倒也不惧,现下连崆峒派也来了,莫不是洛图经在丐帮已传得天下皆知。如此看来,岂非待会武林八大派就此齐聚?这一想,不免黯然。只道:“丐帮数月前已遭此一难,如今又寻来这等麻烦事。但教我一口气在,丐帮便不能折在我手里!毙闹写蚨钔返挂裁荒敲纯膳铝。只是冷冷瞧着场上变化,以谋生机。

    傅春冬忽然道:“石帮主,傅某有个问题请教!笔街档溃骸俺敛蛔∑嗣?”旋即一笑,道:“请说!备荡憾溃骸岸籽睾N宕蟀锱墒欠裾墼诠蟀锸种!笔街闹幸痪,没想到他突然问这个问题,面上淡淡道:“傅掌门,此事说来话长,待得武林大会石某自会给天下同道一个交代!备荡憾溃骸笆镏魉档迷诶,只是那凤楼阁何秋风与傅某颇有交情,这才冒昧请诉!鄙蚍捎畹溃骸昂吻锓绮⒎秦ぐ锼,真凶另有其人。傅掌门不可轻信奸人所言!备荡憾昙颓崆,却与丐帮帮主平立,心中留意三分,道:“阁下尊姓?何来此言!鄙蚍捎罟溃骸霸谙滦∶,何足道哉!备荡憾溃骸案笙滤岛吻锓绮⒎秦ぐ锼,却是怎个说法!

    沈飞宇踏前两步,凝声道:“琅琊山腰之会我即在场,亲眼所见,并没有假!备荡憾獍憷世噬峡,心念道:“你立在丐帮之中,自是丐帮客卿,我又岂能信你!钡奔床磺扑,只问道:“石帮主,那五大帮派终是因贵帮所折,并没有假罢?傅某听说贵帮曾广发英雄帖,而后发生这种大事。说破天来也与丐帮有干系,你可承认?”石平之点头道:“不错,敝帮说来总有责任,傅掌门又待如何?”他这话中明显强硬,不肯服软。

    (本章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九幽洛图说64》,方便以后阅读九幽洛图说第64章 风云际会君可共(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九幽洛图说64并对九幽洛图说第64章 风云际会君可共(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九幽洛图说64。
永利博平台注册 安达市| 新化县| 张家港市| 黔江区| 宁武县| 城步| 娄烦县| 定西市| 临洮县| 名山县| 台南市| 福建省| 洱源县| 凤翔县| 千阳县| 山阴县| 友谊县| 湘西| 高雄县| 永宁县| 河北区| 广丰县| 隆尧县| 获嘉县| 双柏县| 晋城| 淮阳县| 永济市| 枞阳县| 镇雄县| 郴州市| 溧阳市| 毕节市| 新蔡县| 锡林浩特市| 时尚| 临沂市| 辽宁省| 醴陵市| 花莲县| 根河市| 资阳市| 集贤县| 平谷区| 儋州市| 光泽县| 锦州市| 兰州市| 定西市| 日照市| 垫江县| 邹城市| 自贡市| 涪陵区| 肃宁县| 福贡县| 西乡县| 惠东县| 庆元县| 峨眉山市| 白河县| 吴堡县| 乌拉特前旗| 阿克陶县| 商水县| 景东| 阳高县| 健康| 汾西县| 武威市| 长子县| 中超| 昌吉市| 邻水| 庆阳市| 库车县| 黔南| 讷河市| 句容市| 合作市| 台山市| 石阡县| 汕尾市| 珠海市| 临清市| 任丘市| 临高县| 黎川县| 峨眉山市| 新巴尔虎左旗| 昭苏县| 青河县| 新竹市| 大连市| 大足县| 德安县| 芷江| 揭东县| 石家庄市| 广汉市| 鸡泽县| 彭阳县| 门头沟区| 大洼县| 顺义区| 龙岩市| 曲松县| 衡东县| 肇源县| 方山县| 灵武市| 扶余县| 星座| 巴彦县| 衡东县| 鄂温| 扶沟县| 德化县| 通江县| 大安市| 东莞市| 正安县| 龙南县| 遂川县| 邢台县| 孟州市| 平凉市| 古丈县| 固原市| 康乐县| 奇台县| 安溪县| 綦江县| 柳林县| 墨竹工卡县| 娄底市| 新邵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