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阿弟說壓力山大

    孫清娜的言外之意是,懸殊如此大,有什么可對比的呢。

    就算是拿來對比,也只能是成為留下里的理由吧。

    左庸聽后,點點頭,有條不紊道:“你說得對。一年不過是6萬塊,也就是我現在收入的十分之一而已。可是,資本主義社會,看重的是趨勢,是未來。我在這里,看不到我的未來。”

    “未來?你要什么未來?有我和歐元還不夠嗎?”

    左庸兩手揣在胸前,那是一種防御姿勢,大體可以說明,當前的談話已經令他感到疲倦或厭倦。

    “清娜,你知道我很珍惜、很愛你和歐元,你們對我來說意義非常。可是,還不夠。光有你們還不夠,我還希望有我自己。

    我希望每一天醒來,想到今天或不久的將來,會有新的希望將實現,心中不由自主充滿期盼和力量。

    我想過這樣的生活,我想到能給我這種感覺的地方去生活。

    如果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這種地方也罷了,可是,我們的祖國,我們的故鄉,正好可以提供這種生活。為什么舍近求遠?為什么舍本逐末?為什么就不能高高興興回去呢?”

    孫清娜覺得她心中美好的泡沫破滅了!

    趁著失望,她索性叫嚷起來:“回去?住哪里?住我父母買的房子里面?還是住有你父母的房子里?又或者,是遠得跟另一座城市似的外環你的房子里?

    你想過令你充滿力量的生活,難道我就不想過令我充滿新鮮力量的生活?你是覺得我有多喜歡你爸爸,愿意跟他天天面對面?”

    左庸低頭看自己的腳尖,冷靜道:“還有嗎?都說出來。”

    孫清娜重重嘆口氣:“你回國之后,是不是真的打算做無業游民?我呢?那種情況下我風雨無阻出門上班心理能平衡嗎?”

    “還有嗎?”

    “這些還不夠多嗎?”

    左庸點點頭,走兩步,走到孫清娜對面,蹲下來,捉住她的手,仰臉望著她,咬字特別清楚地說道:“我向你承諾,回國之后,不住你父母買的房子,也不住我父母的房子,更不住我在川沙的房子。我在市區,租一套包你滿意的房子給你住。

    回國之后,你不必在我父母面前做任何有違你初衷的事情。不,清娜,這一點,在戀愛的時候,我就明確告訴過你的呀。你不必為了我討好我的父母,不喜歡他們也沒有關系。

    你不希望我閑在家里,那我就去上班。上班賺來的錢,統統給你花掉。

    你想出去玩,我們每年都到外面去旅游。帶著歐元看大千世界。一年一次也好,兩次也好,都不是問題。

    你想上班就上班,不想上班就留在家里。

    這樣不好嗎?你得到這些,唯一的付出就是成全我,讓我呆在我認為更有希望的地方。不好嗎?”

    孫清娜答不出話來。理智上,她無從反駁。可情緒上,她就是不愿意。

    只有失敗者才退縮!

    回國就是退縮!

    可是這種話,又不方便真的說出口。只怕傷口永遠也不會愈合。

    孫清娜沒法說話,只好一腳踹在左庸的肩頭。

    一腳踢他個屁股蹲。把始料不及的孫清娜自己都嚇了一跳。

    還以為左庸要翻臉,那一刻,孫清娜也是一邊懊悔一邊害怕的。哪知左庸撐地站了起來,拍了拍手,繼續問她:“好不好?”

    孫清娜還能怎么說、怎么做?!只能一個轉身,撲倒在床上。

    嗚嗚。

    看樣子,留美是沒希望了。

    嗚嗚。嗚嗚。

    孫清娜還沒哭個夠,左庸的手機響了。

    孫清娜為了顧及左庸的形象,很自覺地偃住了哭聲。

    左庸接起電話“嗯”了兩聲,忽然將手機杵到了孫清娜的跟前。

    “找我?”

    “是的。你弟弟。”

    孫清娜帶著疑惑的神色接過電話,才聽兩句,就變了臉色。

    孫慶南在電話里說,媽媽王云霞自從坐飛機由美返國,一直覺得頭昏腦脹,開始以為是疲勞導致,后來以為是重感冒導致。如是捱了一個月,頭昏腦脹的感覺依然沒有消失。沒辦法,只好來上海看病了。

    “結果呢?醫生怎么說?”孫清娜心懸在了嗓子眼上。

    “今天剛來,到家都晚上了,還沒有去看醫生,準備明天看。”

    真想來句“臥啊槽”。你消遣我吶!前面鋪墊那么足,還以為有什么不幸的事情要宣布,哪知又說還沒去看醫生。

    孫清娜心中提著的一口氣松下來,眼睛變得黯淡無光。

    “拜托你明天看完醫生及時打電話給我。”

    “那是一定的。阿爸不然我給你打電話,可我一個人兜不住啊。我自己都沒有去過醫院,我哪兒知道看病的流程啊。壓力山大。而且,我自己還要上班。雖說我上的班對工作地點不講究,可對網速有講究啊……”

    在孫慶南為求減壓的碎碎念里,孫清娜自覺情緒,越來越瀕臨崩潰。

    “你也太沒用了!”終于,她沒忍住,脫口而出。

    孫慶南明顯愣住了。

    當孫清娜試圖說些婉轉的、緩和氣氛的話時,耳邊卻傳來忙音。

    阿弟,把電話掛了。

    左庸看了孫清娜一眼,那目光分明在說:看,如果我們在上海,你就不必這么擔心了。

    孫清娜索性拿被子捂住頭。

    這一拉被子,倒把小憩的歐元給驚醒了。懵懵懂懂中,半睡半醒的歐元哭泣起來,邊哭邊喊媽媽。

    不管有多煩躁,多意亂,孫清娜都得先換張面孔,安撫眼前的小家伙再說。

    這天晚上,孫清娜失眠了。

    也沒覺得多擔心,就是失眠了。

    左庸伸過來的手,被她多次打了回去。沒心情。

    次數多了,他大概也覺得沒趣,翻身自己睡去。

    孫清娜想的是,媽媽身形可觀,體重那么重,脂肪堆積,一定對內臟壓迫得厲害。人家說千金難買老來瘦,媽媽因為家庭暴富,老了老了,卻得了富貴病。

    自從肥膘上身,三高也接踵而來。

    以前靠吃藥,倒也相安無事。

    如今依舊吃藥,卻沒來由頭脹了一個月。

    越想越難覓樂觀。

    如此憂愁,不知道到了幾點,才昏昏沉沉睡去。

    第二天,她醒來時,房間里已經不見了左庸的身影。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左先生為何如此摳門154》,方便以后閱讀左先生為何如此摳門第154章 阿弟說壓力山大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左先生為何如此摳門154并對左先生為何如此摳門第154章 阿弟說壓力山大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左先生為何如此摳門154。
求pc蛋蛋幸运28技巧 庄浪县| 宜兰市| 平湖市| 重庆市| 安平县| 江川县| 泸定县| 成安县| 泗阳县| 文登市| 芷江| 红原县| 黔东| 新乡市| 定陶县| 新宁县| 乐亭县| 睢宁县| 叙永县| 延吉市| 长春市| 寿光市| 娱乐| 许昌县| 电白县| 遵义市| 邛崃市| 中西区| 新巴尔虎右旗| 夹江县| 介休市| 钦州市| 始兴县| 乌海市| 红桥区| 无极县| 巴林右旗| 汤原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