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兄弟情義不枉為 骨肉親情最牽掛

    姜駿被父親罵得大受打擊,他就要證明給父親看,他不比金童差,也不比大哥差,只是他們從未給過他機會罷了。

    “我偏要去!你不帶我去,我找陛下去!”就像以前他請纓和金童共赴西南,這是兄弟義氣,陛下會準的。

    “你敢去,我打斷你的腿!”

    姜駿不聽,似以前一般,鎮國公一說要打他他便腳底抹油,或是跑出府去,或是去找祖母求庇護,如今祖母已不在了,沒人能護著他,他也無需誰護著,打算就這樣跑出去,跑進宮里去,求皇上準許他去鄭州。

    鎮國公有段日子沒打過他了,竟叫他忘了父親往日風采,還攆不住他一個臭小子了不成!

    姜駿跑了沒幾步,便被鎮國公在院子里逮住了,他還揮起拳腳和父親過了幾招,他手腳雖靈活,卻比不得鎮國公力拔山兮,扭住他的手一個反身壓住他,在他膝蓋窩處狠踢了一腳,讓他站立不穩背對著父親跪在地上,疼的齜牙咧嘴。

    王夫人從屋里跑出來,見姜駿被逮住了,心疼地過去勸架,“老爺,別將他打疼了,他不聽話,關起來就是了,這樣大的人了,挨打不好看。”

    “都怨你慈母多敗兒,來人,把他關到佛堂去,鎖死了門窗,在我回來之前不許放他出來!”

    “老爺……”王夫人還想求情,關到屋子里不就好了么?怎的要關到佛堂去?在佛堂是不能吃葷腥的,姜駿正是長個子的時候,最愛吃肉了,老爺去鄭州沒有十天半月回不來,這樣久不吃肉,孩子都要餓瘦了。

    鎮國公沒理他,任王夫人苦苦哀求,姜駿嚎啕大叫,他皆不理,收拾了東西就去軍畿大營點兵。

    金童被擄的消息一進了京里便被傳的沸沸揚揚,大多數人是看熱鬧看笑話,只有幾個真正關心他的人,急得無助落淚,這可怎么辦。

    周寧聽說了消息便坐馬車進宮了,她先去公主所找了婧兒,宮人說郡主去了坤儀宮,她便也過去,在那兒遇見了帝后一家子。

    婧兒坐在帝后下手的繡墩上抹眼淚,瞧她可憐兮兮地模樣,不知道是擔心兄長安危,還是被帝后訓斥了。

    自然是二者都有的,婧兒一聽說哥哥被俘,便去了御書房求見,皇帝沒見她,她又去坤儀宮求皇后,皇后面色不好看,對于金童被俘,她也是憤怒大于擔憂的,怎的這樣沒出息,讓他去查個官銀,結果銀子沒找回來,反而把自個兒折進去了,皇室多少年沒出過這么丟人的事兒了!

    若只婧兒一人來,皇后懶得管她,說不得還要訓斥她一頓,但是大公主跟著她一起來,皇后便不忍訓斥,讓人去請皇帝過來。皇帝過來后看到這一屋子的女人,心下便是一陣煩悶,真是陰盛陽衰,金童小時候是多機靈活潑的男娃,在后宮泡了這么多年,愣是把一身陽剛之氣給磨沒了,被女土匪劫上山做壓寨女婿,他怎么還有臉回來!

    婧兒哭哭啼啼地求皇帝把金童救回來,皇帝語氣不耐:“別哭了,讓鎮國公去了,你們安心等著就是。”

    皇帝向來對婧兒不錯,頭回如此不耐訓斥,嚇得婧兒不敢再說話,只捏著帕子抹淚,到周寧過來,少不得又要舊話重提。畢竟是剛過門不久的兒媳婦,不能像訓斥自家姑娘一般不耐,皇后讓她放寬心,鎮國公是沙場老將戰無不勝,一窩賊寇不足為懼。

    得了皇帝的準話后,周寧便沒再糾纏,領著婧兒回了公主所,一路上姑嫂兩人說了許多話互相安慰,到這時候只她們才是一家人,旁人,到底還是旁人。

    婧兒想到了些事情,走了一段路便說讓周寧不必再送了,她想一個人呆會兒,周寧也要回娘家商量對策,便就此離去。

    周寧走后,婧兒去了雨花閣,讓身邊小太監去找御林軍今日輪值的侍衛,問問姜驥可在。

    正巧今日就是姜驥帶人輪值,聽聞柔嘉郡主找他,他也想到了是金童的事情,他聽說了這事,心中也有幾分擔憂,但聽聞陛下點了父親領兵去鄭州剿匪平亂,他便不擔心了,金童定然能全身而退,只是如此父親就要傷些腦筋了,且近來雨水多,天氣潮濕悶熱,父親腿腳舊疾隱隱發作,如今又要領兵,他實在難放心。

    婧兒坐在雨花閣庭院中的花架下,思及幼年時她和哥哥各自上學,常常走到雨花閣便要進來坐一坐,誰先到便等著一道走,偶爾聽聞母后心情不好,或是他們心情不好,便在外頭多逗留一陣子,到暮色四合才回宮用晚膳,又惹來母后的訓斥嘮叨。

    時光流逝如此之快,仿佛他們入學的日子便是前兩年,可就這一轉眼,哥哥已成婚入職,成了一個大人,可他明明和她一樣大,還是個孩子啊,如今他出了錯落了難。為何人人都在責怪他奚落他,她知道哥哥不是沒出息的紈绔子弟,外頭那些風言風語,她一個字也不想聽。

    姜驥跨進院中便看到坐在花架下落淚的柔弱少女,“這樣大的日頭,怎的不去里頭坐著?”

    雖說他們孤男寡女會面,不宜在室內,但在他來之前,婧兒可先在屋里候著,待他來了再出來說嘛。

    婧兒抬頭見是他,眼中珠淚倍加繁密,滴滴灑落在未繡花樣的裙擺上,開出星星點點的小花來。

    “我在等你。”

    婧兒話間哽咽,多一句便要泣不成聲,姜驥走到她身前幾步處站定,應她的話里滿是堅定可靠:“嗯,我來了。”

    “姜大哥~,我……你救救我哥哥。”

    這一句話說的煞是艱難,在姜驥印象中,這姑娘在人前從來是風吹不動的優雅貴女,斷腳之痛都不曾這般哭過,到底再堅強的人還是有軟肋。

    “我知道,陛下已讓父親帶兵去鄭州營救金童,你是希望我跟著父親一道去鄭州么?”

    姜驥以非常平靜的語氣說出這話來,卻讓婧兒不知如何接,這樣說來,好似是她強人所難了,她不是信不過鎮國公,只是她沒法見到鎮國公,也不能拜托他凡事多為哥哥想想,她能見到的只有姜驥。她如今滿心的擔憂委屈,在父皇母后面前要隱忍,只能對著姜驥吐露一二了,也是希望姜驥能安安她的心,可姜驥似乎誤解了她的意思,或許也不算誤解,她是有幾分希望姜驥能親自去的,姜驥幾回救她脫險,在她心里,姜驥比鎮國公還靠譜。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金童記205》,方便以后閱讀金童記第二百零五章 兄弟情義不枉為 骨肉親情最牽掛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金童記205并對金童記第二百零五章 兄弟情義不枉為 骨肉親情最牽掛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金童記205。
永利博平台注册 额尔古纳市| 忻城县| 梅河口市| 日土县| 光山县| 卓资县| 和政县| 丰顺县| 从化市| 凌云县| 柳河县| 石首市| 铜鼓县| 抚顺县| 化州市| 麻栗坡县| 临潭县| 永济市| 凤山市| 汉中市| 扎赉特旗| 靖宇县| 临城县| 泰来县| 察雅县| 确山县| 云林县| 三明市| 台北县| 沽源县| 宜兴市| 翁牛特旗| 祁门县| 内乡县| 广东省| 运城市| 桃源县| 柘荣县| 博湖县| 巴马| 宣恩县| 松阳县| 余江县| 荥阳市| 元阳县| 曲麻莱县| 志丹县| 温泉县| 桃园县| 镇赉县| 高要市| 星座| 荥经县| 贵德县| 丰县| 锡林郭勒盟| 昭通市| 涟源市| 广东省| 岳阳市| 临邑县| 云龙县| 青河县| 中超| 永定县| 罗城| 凌源市| 交口县| 罗源县| 丹凤县| 沅陵县| 潮州市| 托克逊县| 项城市| 巨鹿县| 吉安县| 嘉义县| 旌德县| 呼和浩特市| 竹溪县| 莱芜市| 逊克县| 乌鲁木齐县| 错那县| 青河县| 万州区| 弥渡县| 峨山| 石楼县| 阿克陶县| 咸宁市| 牙克石市| 大关县| 博兴县| 威海市| 晋宁县| 临湘市| 定州市| 津市市| 遵化市| 开鲁县| 盐城市| 漠河县| 长岭县| 沂南县| 会理县| 鹤岗市| 新乡市| 衡水市| 临沂市| 海城市| 渑池县| 平远县| 巨鹿县| 枣阳市| 洞口县| 郸城县| 平潭县| 井冈山市| 靖江市| 石狮市| 云阳县| 综艺| 调兵山市| 香格里拉县| 临高县| 巩留县| 阜康市| 辉县市| 泗洪县| 莱州市| 南陵县| 郴州市| 天津市| 仪陇县| 姜堰市| 乌鲁木齐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