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我會等到那一天的

    他身上其實有種讓人安心的味道,和他在一起的這些天,很多時候她都不需要操心。

    如果她在愛上蘇丞之前先認識的人是他,一定會倘然接受他的好。但是愛情里從來不需要三人行,所以她現在只能和他撇清著關系。

    簡初晴正想著,卻又聽到顧宸昀輕薄著嗓音開腔,“晴晴,如果你沒有愛上蘇丞,會選擇我嗎?”

    “會!闭目粗季,簡初晴在他的眼里看見了一絲期盼,她下意識的開口回答,但在聽到自己的聲音后也愣住了。

    顧宸昀突然笑開,像是心情愉悅了很多。

    他傾身湊過去,在簡初晴還沒來得及反應之前親了一下她的臉頰,然后又快速的退開。

    “我會等到那一天的!

    說完,他轉身離開了葉羅門。

    臉頰上還殘留著他唇瓣的余溫,如同她想象中的一樣溫暖。簡初晴側過頭,揚唇笑著又自顧自的搖頭。

    好像最近越來越容易被顧宸昀蠱惑,這是件好事嗎?

    如果完全能消除蘇丞對她的影響,才算得上是一件好事吧!

    面前突然有個高大的身影襲來,直接的籠罩在簡初晴身上,她以為是顧宸昀去而復返,所以抬起頭剛喊著“顧宸昀”的名字,卻看見了一張陰沉冷漠的臉。

    “怎么,不是顧宸昀你很失望嗎?”男人淬著冰渣的聲音響起,側臉的輪廓線條更是冷漠的不近人情。

    “你怎么進來的?”

    簡初晴朝著門外看去,院子里還站著幾個保鏢,很難相信蘇丞就這么在無人發現的情況下走了進來。

    “不用看了,只要我想去的地方,沒有進不去的!彼眯牡奶嵝训,慢慢的靠近著簡初晴。

    她被他逼得往后退著,直到退到圓柱邊再無路可退的時候,才堪堪停了下來。

    “你來干什么?”簡初晴繼續冷硬著聲線問道。

    “我不來怎么能看到這場好戲,嗯?”蘇丞抬手握住了她的雙肩,而后不斷的加大著力道,他周身的氣場有幾分陰柔,看起來像是壓抑著極大的怒氣。

    簡初晴凝著黑白分明的眸子,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才離開我,就迫不及待的投入到顧宸昀的懷抱了嗎?你喜歡上他了?”他問道,心緒被前所未有的惱怒和陰暗所占據,仿佛有一把鋒利的匕首正在刺著他的神經,“他親你的時候你是不是很開心,還是你早就跟他不清不楚了,就想著正好離開了我就可以和他雙宿雙飛了!

    簡初晴平靜的眼眸里逐漸龜裂開某種清晰的殘忍,像是淡笑但更多的是嘲諷,他就這樣看她的嗎?

    不止一次。

    “回答我!睋u晃著她的肩頭,他粗啞的聲音陰冷到了極致。

    “是,我會喜歡他,還會嫁給他,這樣你滿意了嗎?”心上的傷口正在撕裂,她屏住氣息一字一頓的回答。

    緊捏著的指尖深深的沒入了掌心,她像是察覺不到疼痛,卻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控訴而加大著心臟破裂的程度。

    “簡初晴!彼兄拿,下頜角線條繃的很緊。

    “我在這,蘇四少有何貴干?”她薄薄的說著,說出的話帶著自己都察覺不到的氣怒。

    “呵呵——”男人的笑意綿長又沉冷,垂下頭再抬起的時候明顯的帶著冷嘲,“晴晴,你從來都不喜歡我對嗎?”

    那樣的不自信的問話出自他的口中,卻讓簡初晴的心跳聲停息了一秒。

    好像她從來不曾開口說過她愛他這三個字,但她以為他會懂。

    “蘇丞……”

    打斷簡初晴話的是蘇丞口袋里的手機,他放開簡初晴,接著就掏出了手機毫無懸念的接了起來。

    “什么事?”他問道,眼神還是緊緊的盯著簡初晴,好似怕她會離開一樣。

    對面不知道說了什么話,他眼里的戾氣逐漸的加重,最后蔓延成巨大的怒火燃燒著她的臉龐。

    簡初晴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但直覺告訴她,并不簡單,還跟她有關。

    此時英俊的男人眼眸里蓄著冰冷的意味,他盯著她的目光仿佛十二月的寒霜,能輕易的將人凍傷。

    時間仿佛過得很慢,直到他掛斷了電話,簡初晴覺得像是度過了一個世紀那么長。

    他的面容冷寂,像是鐫刻著極大的陰霾。下一秒,她的手腕被生生的扼住,男人低聲的吼叫著,帶著蝕骨嶙峋的痛意。

    “簡初晴,為什么,為什么要這么做?”

    他問道,被盛怒淹沒的眉眼里全是她一個人的倒影。

    他曾經將整顆心都交給了她,沒想到她卻是這樣的踐踏著。傷害他不夠,還要去傷害他的家人嗎?

    忍著手腕上的劇痛,她凜起眉頭,咬著唇瓣反問道,“什么?”

    “你明明知道蔓蔓現在受不了打擊,為什么還要去刺激她?”

    簡初晴反應了幾秒,才想起自己今天早上去看過蘇蔓。

    她剛想說話,就聽到男人壓低著嗓音繼續說道,“你知不知道剛剛醫院來電話,蔓蔓又割腕了,昨天的傷口剛剛好一點,結果今天她又差點進了鬼門關!

    “你覺得……是跟我有關?”呼吸困難了幾度,簡初晴頓了頓,凝著眸問道。

    “今天只有你去看了她,而她昏迷的時候一直叫著你的名字,剛剛她還跟我說,讓我不要怪你,你敢說你今天沒有刺激到她!

    “即使我敢說,你敢信嗎?”女人望著他被陰騭籠罩著的眉眼,唇瓣向上揚起了一個極淺極淺的笑容。

    她承認跟蘇蔓的對話并不愉快,但是從始至終她都沒有說過過分的話。面對著蘇蔓的污蔑她也沒有反駁,結果就受到了這樣的對待嗎?

    “簡初晴,蔓蔓不像你那么有心眼,她從來不會說謊!

    “所以說謊的人就是我了!焙喅跚绯芭囊馕兑呀浬钌钣窟M了心底,她稍微的側了下眸子,因為這樣無妄的猜測與控訴而覺得很累。

    但她幾乎可以肯定,蘇蔓從一開始就存了陷害她的心思,大概是為了離間她和蘇丞,所以煞費苦心的導演了這一場戲劇。

    目的很明確也很成功,蘇丞確實因為她的話對她生了嫌隙?墒遣粦撌沁@樣,她不應該以傷害自己為代價去誣陷她。

    蘇丞的手指慢慢襲上她的下顎,沒有留給她任何掙脫開的機會,只見他輕輕緩緩的說道,“晴晴,你說過太多的謊了,我沒辦法信你!

    下巴加上手腕上的力道讓她疼痛著,但無論如何她也沒流露出任何痛苦的表情,而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大概因為這樣的冷漠刺痛著他的眼眸,蘇丞更加的用力,完全不在意她會不會疼,像是要生生捏碎她的骨頭。

    他其實是在逼她,或許只要她求饒一句,他就會心軟。他對她從來心軟多過懲戒,可她又從來不是示弱的人。

    “蘇丞,如果你斷定是我故意刺激到了蘇蔓,不如干脆點!焙喅跚缍⒅岷诘难垌,伸出另一只空閑的手,而后將蘇丞捏在她下巴上的手指移到了自己脖子的位置上。

    “捏下巴捏不死人的,只有這里,才最脆弱!彼袷亲龅搅颂谷,置自己的生死于不顧,將它交到了他的手中。

    他壓根不知道蘇蔓對她說過些什么,又怎么敢這么斷定是她的錯。如果真的是那樣,她倒情愿蘇丞能干脆點掐死她,這樣他們兩方就互不相欠了。

    蘇丞當然知道在沒有工具的情況下如何讓一個人快速的死亡,可是他并不想那么做,因為他舍不得。

    他的雙目有些刺紅,就這么望著近在咫尺間的美麗眼眸。那雙眼睛里漂浮著深切的嘲弄,還有對他的失望。

    可是她憑什么失望,明明該傷心的人是他?匆娝蛣e的男人曖昧以及傷害了自己的家人,他卻拿她沒有任何的辦法。

    蘇丞湊到她的耳邊,貼近著她的耳骨,語調散漫卻晦澀的說道,“可我不像你那樣,沒心沒肺!

    他快速的與她拉開著距離,又深深的望了她一眼,似是用盡了全身所有的力氣。

    而后,他很直接的轉身離開了這個地方。

    直到他的背影漸漸融在夜色里,簡初晴才從圓柱上滑落了下來。

    唇角掠過淡而無痕的嘲諷,她覺得心臟很冷很冷,冷到整個身體都在戰栗。

    控制不住,很想抽離,痛卻越漸清晰。

    但是她不會再流淚了,因為眼淚早已經干涸,像是歷經酷暑的河水,一滴也不剩。況且要是因為這樣的男人再傷心,她就太無能了。

    頭頂的光線在她的臉上落下一片陰影,明暗交錯間她仰頭笑的輕快。

    無論如何,他們之間已經結束了。

    回到醫院后,蘇丞立刻去看了蘇蔓,她依舊坐在床上不聲不響,但昨天晴上的她明明已經開始好轉了。

    路寧陪她聊了一天,他才看到情緒稍微好了點的蘇蔓,可沒想到因為簡初晴的到來,又打破了這份寧靜。

    “蔓蔓……”他頎長的身影就這么站在她的床邊,幽深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看著她。

    “四哥!碧K蔓叫道,視線好似沒有凝聚起來。

    “晴晴她,和你說了什么?”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到現在為止,他其實還想為她爭辯著,也許她不是故意刺激蘇蔓,只是無意之中傷害到她。

    也許……

    “四哥,你還很喜歡她是嗎?”蘇蔓揚著慘白的小臉,一雙眸子里蓄滿著眼淚,“但我不希望你再和她在一起!

    “蔓蔓!

    “四哥,你答應我不要再跟簡初晴在一起了好嗎?看見她我就會想到那個恐怖的晴上,我不想,不想再一遍遍的回想起來,那是場噩夢!碧K蔓睜著眼瞳,將那點恐懼不斷的放大,直到她雙眸里因為這樣的害怕充斥著血絲。

    長身玉立的男人靜靜的沒有回話,像是過了很久,他在明亮的光線之下掩藏住黯然和孤寂,而后輕聲的回答,“好,四哥……答應你!

    他從來沒有想過放棄簡初晴,直到這一刻。

    清晨,干凈明亮的晨光透過窗戶射進來,簡初晴腳步遲緩的走到病床邊。

    原本坐著的女孩雙腳踏在地上,眉目間飛揚著愉悅的神采,好似再沒有之前的沮喪和絕望。

    她沒有想蘇蔓突然而來的改變,但卻慶幸著她好似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刻。

    “我以為你不會想見我了!

    “為什么?”蘇蔓問道,唇瓣掀起著明媚的笑容。

    “畢竟蘇丞也應該不想我再跟你接觸!焙喅跚缁卮,語調依舊淺淺淡淡的。

    距離上次見蘇蔓已經過去了好久,這次她再次約她,明知道她可能沒安什么好心她卻依然赴約了。

    “我還怕四嫂你不會再來了呢!”蘇蔓披著一身尋常的笑意,但始終不達眼底。

    她在笑,但眼里全部都是怨恨。

    她恨她,恨的理所當然,也咬牙切齒。

    “這次找我來,又是因為什么事情?”簡初晴問道,情緒平淡如沒有波瀾的河水。

    “四嫂你上次說的話還算數嗎?”蘇蔓從床上下來,來回的走了幾步。

    簡初晴掀了掀眼皮,靜靜等待著她的下文,只見她果然說了起來,“你說可以補償我,任何的條件都可以。我上次提議讓你打掉這個孩子你沒有同意,現在我想要另外的東西,可以嗎?”

    “可以!焙喅跚琰c頭,并沒有很在意她的話。

    “我想要——華庭盛世!碧K蔓盯著她,而后一字一句的說道。

    簡初晴原本平靜的眉目被掀起,瞳孔也微微的緊縮著。

    她昨天剛聯系了常律師將華庭盛世拿到了手,一向對這件事避之不及的路寧沒有任何異議的接受了這個遺囑的生效,但今天一早蘇蔓約她過來,就說了想要華庭盛世。

    她真的很難不將這兩件事想到一起去。

    見簡初晴始終沒有回話,蘇蔓蹙起被修的細長的眉毛,不悅的開腔,“怎么,你不愿意了?”

    “蔓蔓,那是爺爺唯一留給我的東西!

    爺爺留給她的東西,她其實沒有權利送給別人。

    “那就是不愿意,還說什么冠冕堂皇的話?說什么想要彌補我,我怎么樣都可以,不過是一句空話罷了!碧K蔓嗤笑道,隨后情緒強烈的波動了起來,“簡初晴,安寧姐才是簡家最正統的孫女,你怎么可以完全拿了她的東西還這么理所當然呢?”

    “所以,你是來為她討回公道的?”簡初晴問道,氣息里散布著不深不重的憂傷。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入骨婚寵,高冷蘇少別心急280》,方便以后閱讀入骨婚寵,高冷蘇少別心急第280章 我會等到那一天的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入骨婚寵,高冷蘇少別心急280并對入骨婚寵,高冷蘇少別心急第280章 我會等到那一天的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入骨婚寵,高冷蘇少別心急280。
永利博平台注册 扬中市| 邢台县| 克什克腾旗| 通山县| 明水县| 普宁市| 江永县| 永新县| 桑日县| 丹凤县| 珲春市| 西峡县| 汾阳市| 双桥区| 石景山区| 巩义市| 北辰区| 龙胜| 阜宁县| 永顺县| 朝阳区| 沾化县| 宁阳县| 东光县| 宝丰县| 余姚市| 铜梁县| 云林县| 乌恰县| 陵川县| 汉中市| 乐至县| 景宁| 玛曲县| 凤山县| 诏安县| 武平县| 兴隆县| 吴江市| 平塘县| 辽阳市| 苏尼特右旗| 右玉县| 旬邑县| 沧源| 平遥县| 彝良县| 泸州市| 曲阳县| 苍南县| 郁南县| 江永县| 大港区| 邹城市| 天津市| 长乐市| 卢湾区| 响水县| 平山县| 德阳市| 阳曲县| 沁阳市| 马山县| 虞城县| 敦化市| 绵阳市| 凤凰县| 滨州市| 迁安市| 资中县| 白山市| 凤冈县| 凤翔县| 穆棱市| 扶绥县| 田林县| 平和县| 微博| 招远市| 闵行区| 临猗县| 贵州省| 琼结县| 大丰市| 延长县| 剑阁县| 迁安市| 蓝山县| 灵寿县| 银川市| 阜新| 延津县| 滨海县| 盐津县| 台山市| 西吉县| 卢龙县| 汨罗市| 禹城市| 武功县| 原阳县| 茶陵县| 资兴市| 竹山县| 龙井市| 镇沅| 沿河| 睢宁县| 从化市| 太原市| 会同县| 宜宾市| 东台市| 车致| 厦门市| 孙吴县| 曲周县| 图们市| 通化县| 寿宁县| 恭城| 广平县| 伊金霍洛旗| 乌鲁木齐县| 西峡县| 桂平市| 慈利县| 宁德市| 囊谦县| 清镇市| 西平县| 永济市| 灵武市| 开化县| 都兰县| 两当县| 铜陵市|